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体育维护 >第九十一章 你在挑衅朕?

第九十一章 你在挑衅朕?

“因为,不知道何为信仰的人,活着,还不如不要活着。我为医者,也知道何人该救,何人不该救,何人该理,何人不该理。郡主您虽为达官贵人,却能体察民生之苦,民女心存敬佩。”她话音刚落,王励之面上尴尬之色便渐渐的起了,秦心颜更是满眼赞叹的看着面前这位美女。

“误会误会,我一时嘴快,说错了。您的壮举,在下深有所感,决定向您学习这份胸怀,用自己力量,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。”王励之慌忙解释。

但是那位“美女”却并不想看他,冷冷道:“公子,这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,你若是真的感激我,便赶紧跟上刚才的农妇,让你们的马车,尽快的送她二人去药堂吧。”

  “是是是,姑娘您说的有理。”王励之赶紧命车夫立刻、马上就载着农妇和小女孩去药堂。

“人家姑娘是说,让你也跟着一起去,别留在这碍眼了。”秦心颜不客气的了开口,见到王励之这种虚情假意之人,就觉得反胃。

  “郡主,好歹咱两也认识这么多年,不能卖小生一个薄面吗,讲话这么直接。”王励之低声道。

“我秦心颜讲话行事,从来都说一不二,你难道是第一天认识我吗?更何况,脸面是自己给的,你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已经够不给自己脸了,还要我倒给你脸上贴金?”秦心颜冷笑道。

那“美女”一听这话,倒是笑了。

王励之整个脸沉了下去,“那小生告辞。”然后拂袖而去。

  半晌,诡异的沉默。

秦心颜跟那“美女”四目相对,一时,二人都笑了。

“你说。”

“你先说。”

二人异口同声的开口道。

一下子,却又相视而笑,秦心颜觉得,这个姑娘,很合自己的眼缘,虽然她带了面具遮住了半边脸,但是并不影响她看起来就是那么顺眼,而且是越看越顺眼。此番相遇,也许也是冥冥中的一种缘分。

“民女秦婉清给和惠郡主见礼,方才在天象楼就见过郡主了,郡主真威风,杀的那武陟国的公主溃败窜逃,大家都纷纷叫好。”

“你这话讲的,我还以为我方才同赫子铭打了一架,还打的阳城内人尽皆知了。秦婉清,这个名字很好听,我很佩服你,至少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敢公开自称女大夫的女子。”秦心颜说着,看向秦婉清的目光里,毫不掩饰着敬佩与欣赏。

倘若此刻上官安奇在,肯定要嫉妒死,一双大眼睛把秦婉清的身上盯出好些个洞来,这可是秦心颜第一次这样炽热的、毫不掩饰的对一个人表达出赞美之情。

“有这份胆量又如何,我又不能成为真正的医者,就因为我是女人,万历国律不可能因为我改变。”秦婉清道,叹了口气。

“你可是想学医而寻不到师傅?不然我安排你去太医院?”秦心颜道。

秦婉清摇了摇头,“非也,我家祖上几代都是学医的,太爷爷曾经在太医院当过御医,爷爷是出了名的郎中,爹爹是开诊所药堂的,医术精湛。只可惜,到我这一辈,不论嫡系旁系,出的尽是女儿。我爹无奈,收养了个义子,很明显,我比弟弟有天分,可是我爹坚决反对我学医,但是我想,我是有执念的,并不是他们阻止我学医,我就能不看医书、不研究药理的。所以,我就离家出走了,目在尼姑庵落脚,有时候会帮一些生病的女眷看诊,谢过郡主的好意,只是,我生来无福消受。”

  秦心颜看着她眸中的绝望,觉得一下就触到了自己心底的那根弦,自己曾几何时也历经过这样的失意与绝望,转念一想,道:“婉清,不要沮丧,你的医术高明,你做决断也很是果敢,我刚才已经见识到了,你的能力我看得到。那你想不想,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?”

“郡主的意思是?”秦婉清纳闷道。

“贤妃娘娘的女儿,也就是昭雅公主病了,太医院的御医尚束手无策,不知道,能不能请秦姑娘您施以援手?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”秦心颜认真的开口道。

“救死扶伤,自然是我的人生信条,只是,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,我在尼姑庵行医治病的事情,被我爹知晓,我娘给了我盘缠,让我赶紧离开阳城、甚至还给我准备好了船票,让我漂洋出海,永远都不要回万历。”秦婉清道。

“没关系的,我现在替你揭了那皇榜,你即刻入宫诊治,若诊的好,赏赐是你的,贤妃娘娘感激于你,也会保证你的安全,你上路的盘缠也会更充裕。若是诊治失败,你也不必担心,一切后果我来承担,保你全身而退这点能耐,我还是有的。”秦心颜说道,看着秦婉清,满眼的期待。

“当然,让你去为昭雅妹妹诊治,也是有我的私心在里面的,我不想人才被埋没,不想看到,现实跟世俗将人压垮的悲局。如果实在让你很为难,那我这就让人送你出城。”

“郡主好意,我若不去,于情于理都不合适,而且我是一名医者,知晓有人生病而不去为其诊治,并非我所能做的出来的事情。那我便走一趟吧。”秦婉清这就算是答应了。

  “好,我现在就去揭皇榜。”秦心颜觉得,今天一整天,这是唯一体会到满血复活感觉的时候。

  秦婉清笑了笑,看来每个人都有很多面,竟不知道,和惠郡主,竟然也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。

待秦心颜将皇榜拿回来的时候,却见秦婉清正一直盯着不远处的一棵树看,动都没有动一下,似乎,周围的一切,都跟她毫无关系。

“怎么了?”秦心颜问。

秦婉清收回思绪,摇了摇头“郡主,你觉得,执着于一件事情,而这件事情并不被你周围的人看好,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吗?”

秦心颜点头,“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,都要坚持下去,不然,你之前所为之做出的努力,不就全部都没有了意义吗?”

“嗯好,郡主,我们进宫吧。”秦婉清绽放出一个微笑。

…………

“什么?秦心颜揭了皇榜?”正守在昭雅公主的床前的皇帝闻言,险些一口牙就咬在了舌头上。

“臣妾也是刚刚得知的,和惠郡主之前不是成功的帮贵妃娘娘助产了吗,兴许她真的是懂医的,现在昭雅的病总是不见好转,只要是个机会,都不能放过,待她一会入了宫,再问问她吧。”贤妃说着,也是满脸的茫然。

皇帝点头,看着躺在床上,面色苍白的昭雅,叹了口气,“是啊,只能死马当活马医,只要有一丝希望,都不能放弃,昭雅还这么小。”

“嗯。”贤妃点头。

过了半个时辰,宁玉进来通禀:“陛下,和惠郡主来了。”

“宣。”皇帝大手一挥。

“心颜叩见陛下、贤妃娘娘。”秦心颜跪拜。

“民女叩见陛下、贤妃娘娘。”秦婉清也跟着跪了下来,行礼道。

“免礼,都起来说话。”皇帝看了一眼秦心颜身边、带着面具的秦婉清,“这位是?”

“回陛下,心颜揭了皇榜,自然不是闹着玩的,请来了一位医者,便是这位秦婉清姑娘。她的医术,心颜可以担保。”秦心颜道。

秦婉清闻言一愣,和惠郡主还真是用人不疑,今日才初次见面,不过凭感觉,就已经信任上了我,还大力担保,莫名的觉得感动,连自己的爹娘亲友,都不曾给予这样的信任。看来,此番诊病,定要尽力,绝不能让郡主失望。

只是,接下来却并不按照秦婉清所预想的发展,因为,她面前的这个人,不仅仅是病者的父亲,还是万历国的九五至尊,是规则的制定人与守护人。

“放肆!你竟然随便找了个上不得台面的医婆进宫、来给朕的昭雅公主诊病?”皇帝拍桌大怒,道:“秦心颜,你是觉得上次你给淑儿接生成功,你就觉得你是权威了、你了不起了,你就可以藐视朕吗?万历有律,女子不得从医,从医学医的女子都是不入流的医婆药婆,这种人,是可以随随便便的领进宫来的吗?你简直是荒唐!不要以为朕上次忍了你,这次还要忍你!”

“陛下息怒,心颜肯定是体贴臣妾,这才着急的不行,出此下策,心颜她绝对没有挑衅陛下您的权威的意思。”贤妃慌忙道,一边还在给秦心颜使着眼色,让她感觉服个软,将人给领了出去完事。

但秦心颜却不为所动,反而重重的叩了个头,道:“陛下,心颜知道,万历有这样的律法,但是,陛下就没有想过这个规则的弊处吗?男女大防必须遵守,女人有些比较私人的病、或者说难以说出口的病,她们要如何让男大夫治?也许很多的百姓,就是因为没有女大夫而死亡的。所以,女大夫的存在并不可耻,相反,这是一种珍贵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