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体育维护 >第八百一十九章 圣战台

第八百一十九章 圣战台

行走在天阁之中,观览诸多宝物,全都是天阁收藏,应接不暇,看得秦鸿都是心潮迭起,被天阁的底蕴给深深的震撼住了。

然而,看完所有宝物,他却无奈发现,囊中羞涩,他一样都买不起。

“这才是真正的灵宝势力,所存宝物都是绝世稀珍。那西江境岭南曹家的所谓底蕴,在天阁面前,简直就是不值一提,九牛一毛。”

秦鸿不胜唏嘘,当初号称灵宝世家的曹家底蕴亦是丰厚,在武道世家当中绝对是首屈一指的。六品宝药都是有着数十种,各种帝器及丹药亦是不少。但相较之有着好些九品圣药的天阁,真的是一文不值。

这般超然物外的大势力,也难怪八方圣族都要忌惮,恐其背后底蕴实力。

“走吧,去第二楼!”

秦鸿摇头叹息,去了第二楼。

天阁第二楼,则是一排排太古凶兽图鉴,这些太古凶兽都有着极度强大的血脉及威压,甚至是可怖的实力。

如貔貅,饕鬄,穷奇,睚眦等,这些都是活生生的凶兽图鉴,上面有着清楚的介绍,言及有这些太古凶兽的精血等材料。

甚至,在最高阁之地,秦鸿都是看到了‘鲲鹏血’的图鉴。

“这得是怎样的底蕴?”

秦鸿一颗心都是狠狠的颤动了一番,天阁之地,竟藏着如此可怕的稀珍?

鲲鹏,那可是八方妖神,与真龙真凰比肩的存在。其强大的实力,毋庸置疑,绝对是毁天灭地的。但天阁之地,居然收藏着鲲鹏血,可想而知,其价值几何?

“天阁的神秘,远不止这些,其底蕴之强大,让圣族都要眼红。”桑木在旁解释,语气也是不胜唏嘘。因为她初次看到这些底蕴时,也都是被震惊得无以复加。甚至,比秦鸿这般都不如。

见得鲲鹏血的字样,凌云雷雕的眼神都是猛然大瞪了起来,浑身气息都是险些暴走,下意识的逸散开来,让得四方人群都是感受到了惶惶威压。

“雷迅!”

秦鸿等人有觉,纷纷大惊,雷迅这才慌忙收敛。但其眼中的炙热与贪婪,却是死死的盯着鲲鹏血的图鉴,久久撇不开眼。

“你想要?”秦鸿不由心头一动。

雷迅下意识点头,“我族传承于鲲鹏,有鲲鹏一族的祖血。所以,其血液对我族蜕变有着极度可怕的益处。若是有能力……”

言下之意,显而易见。

但是,众人抬头看向图鉴下方的介绍,极其交易筹码,无不倒吸凉气,暗暗失色。

“等价交换!”

简单的四个字,足以让人变色。举世之间,除却八方妖神之血,恐怕鲜有什么东西能够换取鲲鹏血了。

毕竟,在当今时代,鲲鹏早已经销声匿迹,举世无存。甚至其遗腹子都是不曾有半点消息。故此,鲲鹏遗血就更是稀珍。

“此等遗血,除却八方妖神之血,也就唯有诸神遗血才能够比拟。亦或者,无上神兵,残缺神兵之魂等。”桑木在旁解释,道出换取之物的珍惜。

如此价值,举世除圣族,怕无人能够拿得出。

秦鸿皱眉,这些东西他倒是能够拿出一些。如七绝剑魂,真龙脊筋,神秘玉佩,始源火种等。但,这些都是他的保命底蕴,价值十分可贵,若用来换取鲲鹏血,显然是不值得的。

对此,秦鸿唯有无奈叹息。

“看来只能无缘。”雷迅不禁叹息,眼神有些晦暗,原本神采奕奕的气势都在此时变得委顿了几分。

见得小伙伴这般模样,铭苏与穆棱皆都有些叹息。同为上古异种及太古凶兽后裔,他们太清楚这种真血的价值了,对他们这些后裔的蜕变简直是有着天翻地覆的造化。

故此,雷迅对鲲鹏血的渴望,他们极度理解。

“若是想要鲲鹏血,倒是还有其他办法。”然在这时,桑木的声音却是传来。

豁然间,所有人都是纷纷转头看向了桑木,雷迅更是目绽雷光,目不转睛的盯着桑木。眼瞳中不由自主的喷薄雷威,让得桑木身躯一沉,只觉浑身血液都是要滞碍下来。

雷威倾轧在身,像是要碾碎她的躯体元神,让其肉身血液都是劈啪作响,如欲炸裂开一样。

“雷迅,别激动!”铭苏有感,抬手拍在了雷迅的肩头,这才让得后者醒悟,雷威销声匿迹。

“快说,什么办法?”雷迅急不可耐的追问,让得桑木不禁苦笑。

“这种办法,亦是不同寻常,将是极度艰难的。所以,想要走通的话,恐怕基本也是没有可能。”桑木解释道。

“少废话,快说!”雷迅沉着脸催促,有些讨厌人类的扯把子,吞吞吐吐不够爽利。

桑木见状,苦笑更甚,看了秦鸿一眼,征得后者同意,她才开口解释道:“其实,天阁也是体谅到世人之艰难,还是有着较为‘人道’的方式交易。故此,在天阁之中,有着专门设立的渠道与方式,为那些看重宝物,却无门而入的‘可怜人’服务……”

言外之意,显而易见,雷迅即是那种可怜人。

“说重点!”雷迅没有太多的耐心,不禁催促。

“好吧!”

桑木抚了抚额头,随即说道:“在天阁之中,有着一座圣战台,名叫‘圣王台’,是天阁专门创建的战台,为那些可怜人提供的渠道。”

“不论任何人,只要敢于登临圣战台,连续战胜百场大战而不死不亡,即可有着免费在天阁中挑选一件至宝的机会。”

豁然,秦鸿等无不瞪眼。

“当真?”雷迅倏然凝眉,眉宇间有雷电交织,噼啪翻腾,如劫雷天谴要在其眼中蕴育而出。

桑木倍感威压,却是回答:“此事千真万确,举世皆知。只是,天阁的圣战台却非是那般容易闯过,至今万年为止,天阁也仅仅只有两个人成功闯过。而那两人,无一不是盖代雄主,在世间留下了赫赫威名。”

“什么?竟这般艰难?”众人倒吸凉气。

“艰难的程度,绝对是超乎世人想象。毕竟,天阁的底蕴,摆放出来的至宝何其多,其价值何其珍贵?一旦跨越圣战台,都是可以随意挑选,即使是无上神兵,太古凶兽精血,秘技神通等,随意任选。”桑木如此解释。

众人恍然,这才深有理解。无上神兵的价万博体育娱乐是2018年最有公信力的网上娱乐平台,官网直营、人气火爆、老品牌信誉有保障。可满足不同类型的客户,让客人享受无压力的娱乐空间及贴心服务!值,太古凶兽的精血,这些价值的稀珍,绝对是举世无双的。故此,天阁圣战台,显然不会简单。

“自天阁建立圣战台以来,每个时代,都有着无数自以为是的人物踏足其中,想要闯过百连胜。其中有绝世至尊,亦有圣族嫡子,更有圣人转世,亦或者传说神袛后裔。但除却其中两人外,其他者,要么咳血败落,要么就葬灭在圣战台,无人活命。”

这般结局,足可见天阁圣战台的可怕。

“那两人是谁?”铭苏追问。

“一人是八千年前的一位妖孽,据传是古神转世,体内有神血残留,其资质与实力强大绝伦。在当初堪称是中原圣地的第一人。踏上圣战台,一路杀出了百连胜,鲜血都是染红了圣战台。”

桑木解释道:“据古籍记载,此人最终成功闯过,乃是天阁圣战台有史以来第一人,最终选择了一种神血,消失而去。百年后现世时,却已是超凡入圣,成就一代圣贤,最终打破虚空而去,消失在这个世界中了,至今未归。”

“第二个人呢?”有人追问。

“第二个人……”

提起这人,桑木则就是更显唏嘘,眼神甚至都有着一种恐惧与彷徨。因为,这个人的身份与经历,至今让人惶恐,被世人称为禁忌,很多人不许再提。

“是谁?”秦鸿都是被勾起了兴趣。

桑木见状,有些谨慎的瞅了瞅四方,继而小声解释:“此人距今时间不久,乃是二十年前的一位传奇。少年成名,中年时便已经名传中原,被世人所知。只是,后来因为某些缘故,而惹下弥天大祸,被多方圣族追杀。”

“一番大战,生生从东域神州杀到了北极冰原,期间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,几乎震惊了整个中原。后来,在北极之地,此人道侣折殒,那人疯魔,更是从北极冰原杀了个来回。而此人闯天阁圣战台,即是在该事件平息后不久。”

说到此,桑木都是不胜唏嘘,眼神中有着崇拜与炙热,被那般无敌盖世的英姿所折服。问世间,能有几人能为道侣而做出如此疯狂之事?

他就敢!

故此万博体育娱乐是2018年最有公信力的网上娱乐平台,官网直营、人气火爆、老品牌信誉有保障。可满足不同类型的客户,让客人享受无压力的娱乐空间及贴心服务!,举世都将其列为禁忌,不许世人再提。因为那个魔名,让圣族都曾胆寒。对方杀到圣族血流成河,让得好几家圣族伤筋动骨。

如此凶威盖世,堪称古神之姿。

“据传闻,那人闯过圣战台,不曾谋取任何事物,只是请求天阁的一位无敌人物出手,救治其道侣。可惜,最后事与愿违,天阁不曾同意,将其驱赶了出去。”桑木说完,满脸遗憾与叹息。

显然,她是在为那无敌人雄所不值,九死一生杀过百连胜,镇压了不知多少盖代天骄,绝世雄主。结果,一切都是一场空。

众人听得这般传说,都是忍不住的身心剧震,亦是动容。如此雄主,为情拼命,其情长盖世,让人不胜唏嘘。

并且,此人居然在二十年前,那其事迹,必然应该天下皆知才对。

“那人是谁?”秦鸿不禁追问,满怀好奇。

“绝世魔君,秦毅!”

桑木的话音落下,秦鸿却是豁然大惊,只觉两耳被雷霆轰鸣,震得他的元神都是险些溃散。

“老爹!”

秦鸿双目圆睁,如同见了鬼般可怖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